论文范文网-权威专业免费论文范文资源下载门户!
当前位置:毕业论文格式范文>职称论文>范文阅读
快捷分类: 诗歌刊物投稿 诗歌投稿杂志 投稿诗歌 诗歌月刊 诗歌投稿 诗歌杂志 诗歌类论文开题报告范文 古体诗歌投稿 诗歌论文开题报告 诗歌杂志投稿邮箱大全 李商隐诗歌的艺术特色论文摘要 论诗歌象征论文范文

诗歌类毕业论文模板范文 与为诗歌和历史正名评《九十年代诗歌的内在分歧以功能建构为视角》有关论文范例

分类:职称论文 原创主题:诗歌论文 发表时间: 2019-06-27

为诗歌和历史正名评《九十年代诗歌的内在分歧以功能建构为视角》,本文是诗歌类毕业论文格式模板范文跟《九十年代诗歌的内在分歧以功能建构为视角》和正名和历史类毕业论文开题报告范文.

  

  在中国的诗歌史上,诗歌与政治的关系一直萦绕其中.“以文载道”的思想随着历史发展的需要,愈加根深蒂固地驻扎在中国知识分子的心间.作为对诗歌功能的一种阐述,“以文载道”将文学置于了宣传工具的位置,并起到了一定的宣传作用.应时而生,无可非议.但如果对一个概念不加反思,不加辨析地进行运用,其危害将大过其所起到的作用.中国新诗在经历了漫长的之后,终于破土而出,迎上了时代的春风.20世纪80年代兴起的朦胧诗潮以一种蓄势已久的力量清洗着以政治为首要目的的功能审美,而强调在诗歌当中突出对人的尊重,在诗艺上也一定程度上呈现出现代化的趋势,如论著导论所述,此时的新诗进入了一个“非历史化”的纯诗阶段.时代的转变也将促使诗歌的转变,进入90年代以后,诗人们开始反思,发出了“向历史讲话”的呼声,诗歌与历史的矛盾在新时代焕发出它新的意义.诗歌存活取决于它驻扎人心的能力,单单是技艺是不够的,单单反映所谓的日常生活是不够的,更不可能只是作为宣扬工具.余旸所著的《“九十年代诗歌”的内在分歧——以功能建构为视角》一书,从诗歌的功能建构的视角对九十年代诗歌的内在分歧进行了梳理.具体论证方法主要择取具有理论与实践代表性的三位诗人,从两个核心诗学概念——“历史意识”与“可能性”着手,联系诗评界其他诗评家对这两个概念的阐释,并结合有关社会学的理论观点,探讨了在变动的社会历史语境下,诗歌如何随着时代变化而获得活力的问题.

  从直观的角度看论著的论述框架,其对三位诗人的排序,就“历史意识”的成分多少而言,呈渐变性差异.而臧棣的诗学观念中,“历史意识”的成分属于最少.这源自他早期对纯诗观念的信仰和坚持.由于早期受到法国诗人瓦雷里的影响,并出于对第三代诗歌似乎不加提炼的口语的反感,臧棣提出“新纯诗”的理论,其要求语言上要与普通语言截然分明,内容上借助虚构要区别于现实世界.这样近乎自绝的观念在进入90年代后,终于出现了转变.臧棣从艾略特“非个人化”理念那里意识到社会发展对诗人自我意识的可怕渗透,出于对这个客观现实的接受,他也将接受对艺术意识不纯性或完全性的利用.臧棣开始对自身诗歌的唯美主义进行修正,他开始接纳“日常语言”的进入.而这一接纳,也从侧面反映出纯美诗学的危机所在,即语言特殊性的危机.语言有其自身的社会性,什么样的语言产生什么样的人.同样,当语言的社会历史语境改变之后,语言也将焕发新的活力,体现在诗歌里,将凝练成一股蛮横的生命力.这就意味着,语言自身所携带的社会性已然决定了诗歌当中历史的嵌入性.因此,当这股蛮横生机与诗人的美学操守发生冲突时,尤其是纯美诗学的操守,其诗歌将面临毁灭性的危机.由此,臧棣的纯诗美学转向了不纯诗学.与此同时,臧棣提出了“历史的个人化”,这一颇具暧昧形态的过渡概念.它的暧昧在于,“个人化”具体“个人”在哪里?它的界限是模糊的,这其实是“日常生活”的一种换称.众多诗人在迈入“日常生活”的写作范畴时,认为这种方式既消解了宏大叙事的占有性,又渗透出一定的历史意识,但在琐碎无聊和深刻具体之间,如何把握“日常生活”的尺度是很难界定的.实质上,“日常生活”遭到批判的原因在于,它极可能只是是诗人在专业化和商品化的社会历史语境中,面对自身的边缘地位所产生的应激反应而已,“虽然抒写的对象是日常生活——日常生活不得不成为他们的选择,因为对绝大多数诗人来说,诗人在当代社会政治文化结构中的位置逐渐从20世纪80年代初期的精英退化到了绝对边缘的地步,参与社会变革的历史机遇几乎为零,而众多在媒体世界逐渐显赫的法学、社会学、经济学、政治学替代了日渐衰颓的人文学知识.”(P253)而这其中,诗人将“参与社会历史变革”默认为自身的“道”,将“重建合理的人间秩序”窄化定死在“政治秩序”,也即“治道”上.但实际上,人一生下来就处于一层层一圈圈的“秩序”之中,每一个“秩序”都可以是重建的对象.(P254注释余英时《我摧毁了朱熹的价值世界吗?——答杨儒宾先生》)贺照田揭示道:“我们习惯于过快、过直接把日常问题归结为时代的崇高感、使命感、大问题,这等于取消了真实日常的独立位置.”(P255注释贺照田《从“潘晓讨论”看当代中国大陆虚无主义的历史与观念成因》)这种将“日常生活”置于崇高地位的认识,并未逃脱宏大叙事的窠臼,不过是其变体而已,所承接的仍然是不切实际、不加辨析的精英意识罢了.它暗藏了诗人在面对新的社会历史语境时所产生的身份焦虑.如书所述,困难并不在于“楼梯”的上下,继续坚持写诗与否,而在于每个继续写作的诗人如何理解并以何种方式与姿态处理“上楼”所遭遇的“黑暗”.因此,想要疏离20世纪50、60年代的“社会主义现实主义”、“文学为政治/历史服务”,又想告别80年代的“非历史化的诗学”,既拒绝将诗变作现实的镜子,也否定诗的唯技术主义,由此看来,臧棣的“历史个人化”作为一种“用风格去消解历史,用差异去分化历史”的手法,其可操作性的意义就显得十分关键了.差异的确可以反映对事物多样性的认知,呈现出生命的丰沛性与存在的丰富性,但是如果这种差异仅仅封闭在语言当中,独立于社会政治,它真的能“自足”吗?

  与此相应的是,臧棣对不纯诗学的接纳仍然是以坚持诗歌的审美自律为前提的.当臧棣说“诗歌除了高贵什么也不承担”时,“历史”不过是诗歌审美留出的一部分空间,即“一种独立的自足的权力话语,一种将审美的功利性缩小到极限的艺术仪式”(P13注释臧棣《后朦胧诗:作为一种写作的诗歌》).90年代中期,臧棣强调诗歌与历史之间的张力关系,到了后期,就转变成了强调诗歌的超越性.与此相关,臧棣对于新诗的未来寄予了乐观积极的期待.相对地,他必须对传统与新诗的关系做出判定.相对于诗评界争论不休的继承批判论,臧棣独到地声明道,这并非是继承还是反叛的问题,新诗在形成中,在传统之外将有愈加开阔的新的审美空间,此所谓新诗的“可能性”,它通过诗歌的“历史个人化与语言的欢乐”焕发新的生机.但是,如上所述,这种对语言社会性和自主性的过度信赖,将无可避免地面临语言特殊性带来的危机.同时,一切趋于“符码化”的消费社会,也将对诗歌“可能性”进行消解与容纳.如果对语言的历史语境缺乏足够的认知,而将诗歌的生命寄希望于富有创造力的天才,这样的希望岂不是虚妄的?

  相对于臧棣的“希望诗学”,张枣对“古典诗传统”的处理,更具有实践意义.同样是否认新诗与传统诗之间的继承关系,臧棣突出的是“借用”,而张枣倾向于“对话”.在张枣的早期诗歌中,传统是作为倾诉对象的“你”出现在诗歌中,而“你”却是在水伊人,若隐若现,萦绕其中,散发出一股日常温馨的氛围.同时因为“你”的失踪,诗歌当中又隐藏着一种焦虑与哀叹的气息.在这样的手法里,诗人将自己对传统的理解投射到了现代生活的细节与经验中,剔除掉了社会历史的因素,只留下那些美好快乐的细节.这些细节是周围每个人的环境、纠葛、表情和饮食起居,它们融入有诗人自身的价值判断.随着时间流逝,这些细节却通过这种投射,得到了精神性的复活,而代代传递.张枣的这种“与传统对话”,复活了对日常生活的温馨感受.它的意义是,远离了主流话语的语言秩序,以及与早期朦胧诗歌拉开了距离,表达出对传统精神的丧失和缺席的悲叹.但它存在的危机是,在对话的模式中,有将传统本质化的趋向,而本质化意味着丧失和生存处境、现实境遇对话的可能性.然而,传统是形成中的,并无绝对的过去现在未来.因此这种割断了现实联系的传统精神,是有风险的,而这一风险的爆发就发生于张枣1986年留学德国.由于语言不通,声名不彰,张枣面临“失语”的处境,孤绝促使他“寻找对话”.在这一过程中,张枣早期诗歌当中的传统出现转变,不再以“你”的抽象形象出现,而是化作具体的对话对象,并携带有个体的背景与历史.早期中,诗人“我”与传统“你”是和谐统一的,并不存在身份危机,尽管传统是丧失与缺席的,但在倾诉的过程中,焦虑哀叹可以得到缓解.而当出国后,因为不同的语言、背景、历史,诗人丧失了表达的能力,他急需一个可以对话的对象,而这个时候,以往处理传统的方式,其作用就显得捉襟见肘了.更危险的是,以往处理传统的方式所潜藏的危机也将作用于西方文化.在这样的处境下,“我”和“你”不再统一,而是隔绝分裂的,面对西方的价值取向,诗人为了补偿自身渴求的自尊与荣誉的文化心理期待,以及新诗所面临的身份合法性危机,势必将以确认中国传统价值为首要,重新建构传统,显露出强烈的文化政治含义.在这个过程中,传统与西方文化都将趋于本质化,并且显露出他者化的痕迹.

  相对于臧棣的乐观,张枣显然焦虑许多.面对新诗的“可能性”,臧棣将希望寄托于未来,相信只要写,新诗总会赢得自身的合法性.张枣的考虑却不如此,出于某种身份焦虑,张枣更加关注于新诗“汉语性”的实践.由此,张枣对“现代性”的看法是,新诗倘若没有“汉语性”,将不过是“一种迟到的用中文写作的西方后现代诗歌”(P94注释张枣《朝向语言风景的危险旅行——当代中国诗歌的元诗诗歌结构和写者姿态》).在过去,“现代性”不过是诗人以着儒家“诗言志”的心态,用现代的技巧写诗.然而,这并不真正具备“现代主义的写作姿态”.同样,现在的新诗所面临的身份危机,也将是对新诗身份合法性的拷问——有没有独创性?有没有能生成精神和想象力的自足语言?在及物与不及物之间,作何选择?“汉语性”仍是一个有待发明的概念.同样,“可能性”由于是属于将来时态的概念,它的危机是,并无可效仿和评析的样品和榜样.进而,也就无所谓前景评析.

  臧棣与张枣的分歧主要在传统与现代的关系上,与臧棣有着鲜明分别的是肖开愚,在对诗歌/历史的理解上.臧棣认为诗歌的根本任务是重塑人的生存面貌,他将新诗的完成寄托于未来,且并不存在继承传统的问题.与此呈两极的是,肖开愚认为诗歌始终是与变动的社会历史有着密不可分的紧密联系,新诗需要“政治性”,并以此激活“古典诗传统”的兴观群怨的社会功能.在对“政治性”的坚持上,肖开愚有着不同于臧棣和张枣的一如既往.20世纪80年代末,肖开愚提倡“中年写作”,强调诗与社会责任感和道德观之间的关联,而反对“青春诗学”所携带的虚幻的英雄意识,主张及物写作.1997年出国后,肖开愚转向了“古典诗传统”,尤其是对宋诗的阐释.肖开愚继承了由郭沫若到北岛强调诗歌“政治性”的传统,但相对于北岛等“文化英雄”的宏大社会形象,他更加强调诗歌的具体针对性.具体针对的不只是诗歌内容,还包括诗歌技艺.因此,他要求一种戏剧独白式的抒情诗,尤为强调“反讽”的修辞,以此来清理“朦胧诗”以来虚幻的英雄意识,以及个人虚妄.此外,在实现具体针对性的同时,也就实现了诗歌的及物性.但是,及物性并不等于叙事性.叙事性只是一种写作技巧,而及物性是一种写作姿态,它涉及到诗歌的“政治性”.在对“国际化写作风格”的评析中,肖开愚反对向西方学习技艺,却不辨析西方诗人所处的独特文化与宗教背景的做法.这样的诗歌存在当中的“我”与作者之间失去生活、体验和伦理联系的危险.如何实践诗歌的具体针对性,肖开愚主张“日常生活”的“及物性”:“松弛地考虑写作范围,写我的和我熟悉的生活”(P129),以此来表现个人性的责任意识,并具有一定的包容性,诗歌也将因此取消主题的明确性.这仿佛是对臧棣的“历史个人化”的注解,但它更加突出的是个人的责任意识,它缩小了内容的范围.同样具有具体针对性的是,在创作实践上,肖开愚主张重新阐释古典诗的应酬诗体系,反对“献给无限的少数人”,明确写作对象.在这一角度上,肖开愚分明地承认了诗歌的社会功能,在诗歌与历史的争执中,他坦然地站在了历史的这一边.但他又与宏大叙事的抒情者不一般,也与顶着“日常生活”为幌子游走在个人主义领地的诗人不同,他有着以主流自任的“社会责任感”.他不站在形而上的高空呼吸真空空气,也不站在水深火热的边缘观看,而是置身矛盾中间,将历史具体化.因此,在他看来,臧棣和张枣一类不过是在小处辩驳,却在大处有关社会公约的地方做着白日梦.

  论著评析到这里,基本已然呈现作者的观念倾向.这本关于九十年代诗歌的论著,与其说是对三位代表性诗人的诗学观念分歧进行评析,不如说是通过此来澄明作者自身的诗学观念和诗学期待.萦绕着三位代表诗人的关键词——“历史意识”、“可能性”、“传统”等,都在最后指向了诗歌与历史的关系——反对一切概念化的行为,“要害的问题不是导致文学的概念化,而是导致政治的概念化”(P144注释孙歌《极限状态下的政治感觉》),正因为这样一种几近常态化的文学认知态势,也导致了“社会与国民的非政治化”.要抵制这一倾向,就得要求诗人具备深刻具体的历史洞察能力.获得这种能力的前提是,具备成熟的“历史意识”.论著在导言里对“历史意识”进行了诠释,所谓的“历史意识”,即诗歌如何承担历史、介入现实的问题,有时又被理解为诗歌对“历史”的处理能力,在新诗史上并不是一个陌生的话题.也就是说,“历史意识”可理解为诗人的社会责任意识,也可理解为诗人对历史的认知与表现能力.然而,不少诗人对“历史意识”的理解,更多可能倾向于诗人的社会责任意识.与此同时,人们在理解“历史”的同时,并入了“政治”、“社会”等宏大叙事词汇.事实上,“知识分子写作”设想的诗歌批判与介入现实的能力,远不能比拟哲学或社会学等话语.而这一幻觉的直观后果是,产生了大量的空洞无物的经世诗、精英诗、格言诗.其根源是诗人们在履行自身的社会责任感的同时,对“历史/社会/政治”这一类概念缺乏具体深入的认知.同样地,一部分诗人意识到这样的问题之后,对“历史/社会/政治”相关的概念,产生了过分小心警惕的心理.在面对“日常生活”与“社会重大历史事件”时,因为内在地将“社会重大历史事件”等同于“宏大叙事”,而一时间陷入焦虑而尴尬的境地,而这同样是欠缺成熟“历史意识”的一种表现.联系论著第四章与三个附录,作者都在不同程度地强调“历史意识”这一概念,尤其明显的是对诗人多多的评析,在艺术表现力与历史洞察力之间,作者借助引录金丝燕的评析,更加倾向于历史洞察力这一能力要求.因此,在三位代表诗人的顺序安排上,直观上是就“历史意识”成分多少而编排的,实际上,论著潜藏着“欲扬先抑”的论述策略.但对于读者而言,这本论著解决了问题没有?依然是一个问题.它有层次地表述了作者的倾向——“可能性”再广阔也只能置身于具体的历史语境中,新诗的审美空间与中国不可逆转的现代化进程相联系.在“历史意识”与“可能性”之间,“历史意识”显然更具前提性和决定性.这一点有趣地体现在论著所附录的对钟鸣诗学观念的评析中,“诗言志”是钟鸣所批判的,但是矛盾的是,他又强调“人性论”与诗人修养.那么问题是,“人性”与修养来源于哪儿?它必然与“志”的传统是息息相关的.出于这个逻辑矛盾,钟鸣只能将“志”泛化为“记录”——“语言只是一个工具,不管你是用文言文,还是口语,都要表达一个观念”(P206注释钟鸣对传统诗歌的看法).但对于如何具备深刻具体的历史洞察力,如何实践于诗歌当中,论著只是借助评析提出了要求,设定了目标,却并未提出任何具体可行的实践性猜想.或许论著关于肖开愚的诗歌评析,具有一定的参考性,但依然未达到理论归纳的程度.如论著所提到的,新诗的困难在于,无论是创作还是评判,都缺少有力的样品和榜样.因此,这仍然是一个关于“如何”的问题,至少在“功能建构”这一块并未达成建构,而只是阐明了功能观念的分歧和倾向而已.但是论著对“历史意识”的强调,无疑为“诗歌”与“历史”的正名进行了一次努力,为中国当代新诗的写作困境与活力提供了深入具体的思考.

此文总结:这是一篇关于经典诗歌专业范文可作为《九十年代诗歌的内在分歧以功能建构为视角》和正名和历史方面的大学硕士与本科毕业论文诗歌论文开题报告范文和职称论文论文写作参考文献.

参考文献:

1、 文学比较经典论题的当下意义评《并世双星:汤显祖和莎士比亚》 张国功评论家李建军近年文笔纵横驰骋,日见精彩 其文章高产迭出,涉猎广博着力最多者,是以系列文章潜心“重估俄苏文学”,对中国当代文学重要的域外资源进行清理与反思;同时又一以贯之地.

2、 评《为大中华造新文学胡适和现代文化暨白话文学》 对于胡适在中国现代文化史上的创造性贡献评述不足,朱德发先生费数年之功,完成著述为大中华造新文学——胡适与现代文化暨白话文学(人民出版社2016年出版)(以下简称胡适与现代文化).

3、 新媒体对思政教育的作用评《小葵模式:用新媒体激活思想政治教育工作》 新媒体时代带来了较多新的变化,以新媒体时代下的信息传播为例,无论是传播层级、传播方式还是信息的存在形态都发生改变,人们接触信息的渠道被拓宽、信息内容得到拓展 当代大学生正处在信息快速流通的环境当中,虽.

4、 一部全新揭秘托尔斯泰创作的专著评《列夫托尔斯泰的大地崇拜情结与其危机》 列夫·托尔斯泰的大地崇拜情结及其危机,张中锋著,山东人民出版社,2015列夫·尼古拉耶维奇·托尔斯泰(1828—1910) 是19世纪俄罗斯文学的.

5、 和时代、历史、文学对话评《文学的时代印痕:中国现代文学论集》 勒内·韦勒克与奥斯丁·沃伦在文学理论一书中提出了文学的“外部研究” 与“内部研究”,把作家研究、文学社会学、文学心理学……不.

6、 中国古代动物大观园评《中华大典生物学典动物分典》 在接触中华大典·生物学典·动物分典之前,对中国古代典籍中记载的动物, 我们首先会想到诗经中“关关”叫的雎鸠和“食我黍”的硕鼠.